当前位置:主页 > 制造电子 >女孩请学会,别把做作当撒娇 >

女孩请学会,别把做作当撒娇

2020-07-01

从小我就吃「嘴不够甜」的亏。

有时候我会想,也许这是身为「家中老大」的女孩共同的困境。本来是家中唯一的小孩的妳,耍赖撒泼样样来,这其实是最自然的状态,小孩嘛,哪一个不是这样?可是,家中第二个小孩一出生,简直就像电脑中毒似的,妳被自动安装「姐姐1.0」了,想耍赖的时候大人会说:「妳已经当姐姐了,怎幺还跟小孩一样?」跟弟弟妹妹吵架时大人会说,「妳已经长大了,怎幺还跟小孩子计较?」

「可爱」、「天真」、「童言童语」,都不再是妳的优势。为了得回大人注意,妳强迫自己升级,妳开始假装懂事,因为大人会说「妳已经长大懂事了,好棒」,妳开始越级打怪,言行举止像个小大人,因为大人会说「妳懂得照顾自己了,爸妈好欣慰」,妳什幺事都想做到最好,因为大人会转头对弟弟妹妹说:「看,姊姊好厉害,你要向姊姊学习。」

努力就能得到夸奖、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脚踏实地的人生也没甚幺不好,直到妳长大,开始恋爱、进入职场,妳依旧努力,但是奇怪,怎幺男人都没空鼓励妳,反倒忙着去帮那些跺脚娇嗔说「人家不会嘛」的女人?怎幺没有人叫那些只会撒娇装可怜的女人向妳学习、把妳当榜样,反而一个个回过头来告诫妳,脾气不要太硬、当女人不要太强势,还嫌用讲得不够力,还拍成一部电影,教育妳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撒娇女人最好命》是一部2014年的电影,隋棠演的撒娇女人,跟情敌装姊妹、跟男人装弱智,噁心的我一阵阵反胃。这部电影改编自一本2005年出版的两性书《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我书柜里头有一本,现在的男友有次穷极无聊翻我书柜时,特地抽出这本书来大笑,说我书都读到背上去,一点长进也没有。

书当然不是我买的(即便是现在,要我拿着一本这样书名的书去结帐,我依旧过不了自己心理那一关),我第一本书在同一家出版社出版,头一次开会,编辑就送了这本畅销书给我。拿回家我就看了,然后和一群姊妹从头嘴贱到尾,只差没把书挂在墙上射飞镖。

不过十年过去,十年前那些靠着「人家不会~~」吃遍天下、气得我牙痒痒的女人,现在不吃香了,因为更年轻的美眉一个一个冒出来,一样是娃娃音,嫩娃完胜老娃。

倒是当年和我一起牙尖嘴利耻笑这本书的朋友,一个个都变柔软了。

其实并不是被那些「嘴甜一点,人生就会更美好」之类的观念说服,而是,经过了时间,我们好努力地和那个因为被伤害过而武装自己的内在小孩沟通,这不是撒娇会不会好命的问题,而是我们为什幺不能做最真实的自己呢?为什幺受伤的时候要假装不痛、为什幺脆弱时要假装不在乎?

撒娇真的不是娃娃音或叠字而已。那只是撒娇的其中一种方式,而如果,有人认为利用这种方式,才能交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把它当成一种技能,那其实早就已经悖离撒娇的本意了。别把做作当成撒娇了,那真的是污辱了这两个可爱的字。

如果有人把电影看到最后的话,黄晓明跟撒娇女隋棠分手,和女汉子周迅在一起,然后,女汉子周迅逼着他跟她重演第六感生死恋的手拉坯情节……如果这还不叫撒娇,那什幺叫撒娇?   

甚至在我听到撒娇就倒胃口的那些年,有时在喜欢我的男孩面前,我叨叨念念的说「靠撒娇的女人最做作了」、「会被那种招数给骗走的男人活该以后被戴绿帽」,其实不也正是因为知道人家喜欢我,我说什幺都会被赞同,所以很扭曲的在撒一个「我很没女人味又怎样嘛,我不会示弱又怎样嘛,我不会这些你还是爱我」的娇吗?

撒娇其实是天生的,那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不存在会不会的问题。在一个柔软安适的状态里,你知道对方不会给你难看,因为他爱你,你知道对方在对方面前,不用做到最好,他也会爱妳,妳自然就撒娇了,不见得是娃娃音、不见得是叠字,只不过是一种「嘿,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拿我没办法」的拿翘。

如果妳是个嘴硬的女生、逞强的女生、老喜欢说自己像女汉子的女生,其实,真的要好好谢谢身边陪妳演这一齣「我不会撒娇」甚至「我不屑撒娇」的戏码的人,他们也许是你的朋友,也许是你的另一半,即使妳还没找回小时候那打直球的勇气,但依旧有人愿意陪妳绕路,有人愿意拐弯抹角顺着妳的话说。妳撒了一个好大的娇还不承认,但别人依旧由着妳得了便宜还卖乖──现在妳也许还无法承认,但等妳有天想明白这一点,妳会明白并且深深感谢,这些人的爱,释放了妳的内在小孩。

妳一直都是好命的,因为被爱。

密丝飘的脸书专页
密丝飘新书 爱情专线1999

 女孩请学会,别把做作当撒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