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制造电子 >戒掉你的笨储蓄,多元投资把钱养大 >

戒掉你的笨储蓄,多元投资把钱养大

2020-07-10

戒掉你的笨储蓄,多元投资把钱养大

当 100 万台币一年定存的利息,每天收益不到 35 元;当央行降息一码,全体定存利息就可能少了 203 亿元,小市民如何进行一场「新常态」的投资大作战?

时间接近晚上 9 点,车水马龙的街道逐渐安静下来,白天里总是热闹嘈杂的时尚髮廊,这时也拉下铁门準备打烊,几名设计师及助理坐在沙发上闲谈笑闹,纾解彼此整日的辛劳忙碌。相较于这厢的轻鬆,坐在柜台前的美娜不仅不见丝毫放鬆,反而眉头紧皱,盯着手中存摺,另一只手则飞快按着计算机,显然正为钱忧愁。

今年 28 岁的美娜,已从助理升任设计师多年,薪资收入维持每个月 3 万元上下,一年中大约有 3 个月的旺季收入近 6 万元,虽然这样的收入和时下年轻人相比并不算太低,可是对于已经结婚,并与先生育有一个 5 岁儿子的她来说,仍觉得捉襟见肘。

美娜的先生从事食品业业务,薪资收入和美娜差不多,夫妻俩财务各自独立,家用及小孩的生活支出都是平均分摊。由于听闻不少投资失利的故事,加上对于金融商品极不熟悉,他们并没有任何投资理财的工具,多年来只依靠银行定存累积财富,儘管存摺上显示累积了 40 万元,就算想要透过投资让资产翻倍,但是生活时时需要用钱,距离「第一桶金」的美梦愈来愈遥远,让美娜直呼「钱真薄」!

百万元定存也无奈
每日利息还买不起 50 元便当

美娜的感叹,其实是台湾小市民的共同心声。在全球低利率的趋势下,钱存银行的利息会愈收愈少;如今,100 万台币定存一年,利息只有 1 万 2,000 多元,换算利息每天收益不到 35 元,甚至连一个 50 元的便当也买不起,只够吃一碗小碗的大肠麵线。这对不少保守理财的定存族,或是退休养老的族群,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遗憾的是,这种情况可能要持续很长一段时日,也是我们未来必须面对的全球「新常态」。

3 月 10 日,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宣布将继续量化宽鬆政策,隔夜存款利率调降 0.1 个百分点,从 -0.2% 降到 -0.3%,利率再创历史新低;而且欧洲央行许多政策暗示着,至少到 2017 年 3 月以前不会升息,负利率实施的时间还会很久,未来大批游资会流向哪里,成为全球投资的热门焦点。

一星期之后,3 月 16 日,美国联準会主席叶伦表示,薪资成长的速度比她原先预期缓慢,而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发展会持续对美国经济带来风险,因此将今、明两年经济成长率预测值分别下修至 2.2%(原 2.4%)与 2.1%(原 2.2%),也下调 2016、2017 年以及长期联邦资金利率预测。

处在国际边缘的台湾,当然也受到全球景气衰退的影响,外销成长动能微弱,今年 2 月出口总值 177.8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衰退 11.8%,台湾出口总值已连续 13 个月衰退,创下连 13 黑纪录。此外,2 月景气灯号持续亮蓝灯,也创下连 9 蓝纪录,已经追上 2008 年金融海啸时期;而为了拯救台湾经济,预期未来央行总裁彭淮南也将持续宽鬆货币,估计在 3 月下旬还会启动一波降息的动作。

其实,彭淮南最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今年经济状况会怎幺样?」彭淮南直说,要达今年经济成长目标,要加倍努力,但今年主计总处预估的经济成长率也不过 1.47%,连这幺低的目标都要加倍努力,显见形势之恶劣;也因此,才一开年全台就要面临保一的努力。

实际上,根据主计总处的预测,今年第一季的 GDP(国内生产毛额)也是负的,若再加上从 2015 年第三季、第四季 GDP 也是负成长,台湾 GDP 已出现连三季的负成长,这根本已快到衰退边缘;与此同时,台湾整体环境也面临低通膨与低利率的冲击,再加上因而陷入的低薪陷阱,台湾可谓面临低利率、低薪资、低通膨、低成长「四低」的恶劣环境中;这「四低」因果交错又互为因果,终于让台湾无可避免的步入难以承受的经济衰退困局。

四低时代的忧郁
内外夹击低成长  投资不振难加薪

降息是保增长的长期药方,但在全球需求不振的局势下,台湾因此将长期处于低利率的环境。而从央行过去 10 年的利率调整地图来看,一旦启动降息,通常不会只是一次或二次,而是一连串的动作,尤其是在经济处于衰退的危机时。

例如,2008 年全球金融海啸来袭,央行为刺激经济降息的频率可说是又急又猛。2008 年第三季到 2009 年 2 月,央行除在每季正常的理监事会中降息外,还频频透过加开临时理监事会的方式,加码降息,总计在 8 个月内,降息了 7 次,尤其是在 2008 年 12 月一次降息 3 码,可见央行在经济出现重大危机时,下药非常猛烈,直到 2010 年金融海啸稍歇,才又进入升息循环。因此,央行降息的列车既然启动,民众对未来将面临长期低利率环境,要有心理準备。

在经济不好时,央行降低利率是为刺激总需求,希望能给经济动能添柴火,当利率很高时,降息会有显着的效果,但台湾的利率水準已非常低了,降息的效力不会太大,且台湾的经济现在是处于「内外夹击」的困境,必须靠各部会结合出整体的政策,而且要「加倍努力」。

所谓「内外夹击」,就外在部分是因台湾的 GDP 结构中,出口就佔了 6 成,而中国是台湾最大的出口市场;然而,中国经济正由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成长型,且全力採用进口替代策略,以境内生产取代进口零组件,再加上中国经济转型尚不顺利。中国 GDP 成长转弱,台湾出口也随着对台採购减少,呈现出台湾最近连 13 个月出口两位数字的负成长了。

除了出口衰退,台湾的内需也出现问题,内外需动能都有熄火的迹象,在内需部分,最重要的现象就是投资不振,典型的现象,就是台湾的超额储蓄(国民的储蓄大于投资的部分) 屡创新高,显示民众把钱存起来却不做投资,2015 年的超额储蓄达 2.4 兆元,佔 GNI(国民所得毛额)比重已高达 14.1%,而从 2005 年到 2015 年这 11 年间,累计的超额储蓄就高达 14.7 兆元。

超额储蓄偏高的现象,就代表投资不振,而投资不振自然造成企业用人需求不高,一般劳工想加薪也就难上加难了,主计总处公布 2015 年工业及服务业平均薪资调幅只有 2.52%,调幅非常低,长期低薪的时代恐将持续下去。

微利理财首重保本
强调资产配置及风险控管

当然,央行降低利率对民众而言,并不全然是坏处,例如,有借款及房贷的民众,利息支出的负担将减轻,但降息也同时使靠定存过活的退休及银髮族收入减少,生活更加艰困。根据资料显示,目前个人的定期存款总数约 8.1 兆元,若假设全部以机动利率计息,则央行降息 1 码(0.25 个百分点) ,全体个人的定存利息可能少 203 亿元。因此,有必要选择获利较高的定存替代品,例如保险、公司债、基金及高股息股票等投资配置,为自己在存款利息上的损失,有效地弥补回来。

宏观财务顾问公司总经理邱正弘表示,每个家庭在不同时期各有不同的财务目标,例如子女教育费、购屋、医疗、退休等,而多数人把钱存进银行,多少都期待能够多赚一点利息,以早日达成目标。

但是定存利率不断调降,年利率若以 1.1% 计算,100 万元放在银行一年的利息仅有 1.1 万元。根据主计总处统计,2014 年平均每人月消费支出 19,978 元,这样的利息只够活 16.5 天;若再考量通膨吃掉定存利息,根本「只能吃土」,这句时下年轻人的口头禅,成了现实生活压力的真实写照。

因此,现阶段把钱存在银行的思维,应该从「赚取利息」变成「安全达成短期(5 年)理财目标」,先将财务目标设定清楚,再依据期间长短,以不同投资工具的特性规画运用,按部就班地达成理财目标。

现阶段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说穿了就是低成长、低报酬、高风险。星展银行财富管理部执行董事孙苑绮认为,微利时代捍卫财富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更加强调资产配置及风险控管。

在保本意识抬头下,安全性永远是资产配置时的首要考量。除了在进行任何资产规画前,必须先了解自己的风险承受度、想达成的理财目标,以及能够运用的现金流之外,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先降低风险性资产的比重,例如波动度较高的股票部位,然后再把钱以适当比率分散投资。

合库财富管理科长林文邦指出,现在民众对任何投资商品,都要有如果金融商品的条件若太好,就要注意其中可能藏有重大风险(too good to be true) ,因为投资金融商品有 3 个特性:安全性、流动性、获利性。你很难选到能同时兼顾这 3 种特性的金融商品,必须就其中的部分特性做出取捨,例如,想要提高获利性可能就须放弃一点流动性。

资产配置以收益为先
放大资金运用效率  避免资产缩水

中国信託银行财富管理产品处副总黄培直指出,过去存款利率「还算可以」的时代,多数人认为把钱放在定存万无一失,如今不但得想办法避免资产缩水,即使是再保守的投资人,也要提高风险承担能力,积极寻求资产增值的机会。他形容,「像牙膏挤到最后只剩下一点点,也要死命挤出来」,若要用一句成语描述新微利时代的投资思维,「唯利是图」真是恰好不过。

在金融环境动荡的背景下,黄培直认为,资产配置应该跳脱以往单纯股与债分配比例的观念,而是以「多元收益」、「资本利得」的原则取代,从股、债、汇分散规画,提高多元收益的可能性,甚至让收益型商品扮演资产配置中的重量级角色。

他解释,「收益」的範围很广,除了薪水以外,举凡能产生收入的皆应纳入,包括存款利息、房屋租金、配息基金、股票获利等;金融商品则如债券、配息型基金、房地产证券化商品(REITs)等,从各种投资管道提供不同程度的收益,让资产配置发挥到最高效率。不过,黄培直也提醒,「多元」的用意绝对不是创造高获利,重点还是在于保本以及资金配置。

至于「资本利得」这一部分的比率,孙苑绮建议投资人可依投资属性选择标的。举例来说,保守型投资人就用简单的定期定额方式布局基金;资产规模不大的积极型投资人,可以选择投入外汇市场;而资产庞大的积极型投资人,则建议搭配槓桿型商品,以获取更大空间的资本利得。

既然微利时代重视风险控管,那幺「避险部位」也应该纳入资产配置的一环。黄培直建议,可以少部分资金配置在传统上有避险功能的黄金与货币,只是投资人也要明白,既然其功能在于避险,就不要期待此部位能带来报酬。

邱正弘强调,不论处在任何金融环境中,都要保持资产适度的流动性或变现能力,有些强调高收益的投资工具通常会附带较长的闭锁期,进而牺牲资产的灵活弹性,因此资产配置时,维持适度的资金弹性也是必须考量的重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