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相机展品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2020-06-18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Shanghai, China. February 13th 2014. Driver images for UBER marketing content.

这些按需分配的共享经济平台有着相似的理念:透过行动网路和演算法匹配使用者和服务者,用手机 app 就能一键下单。除 Uber、Instacart、Homejoy 之外,共享住宿的 Airbnb、快递服务 Postmates 等等都是共享经济在各个领域中的典範,它们在行动互联网的时代风生水起。

CB Insights 的数据显示,风投在全球的共享经济领域已经投入了 94 亿美元。在全球 10 亿美元规模的创业公司中,Uber 和 Airbnb 佔据了前三位中的两位。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扩张,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服务于用户的群体,并不是受僱于该公司的员工。

而最近,硅谷正在刮起一股相反的潮流:帮人採购杂货并送货上门的 Instacart,帮你上门打包、寄送快递的 Shyp,都开始使用全职员工了。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Instacart 和 Shyp:共享经济大军的背叛者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从上週二开始,波士顿和芝加哥的 Instacart 宣布,员工可以自主选择是否与公司建立僱佣关係,是共享经济公司里第一个做出这类决定的公司。

2012 年成立的 Instacart 估值已超过 20 亿美元,在全美的 16 个都市区有超过 10,000 名“员工”。顾客在网上下单,採购员从 Costo、Whole Foods 等超市中为顾客採购并送货上门。一名典型的 Instacart 採购员每週工作 20-30 小时,收入通常高于本地的最低时薪,而且可以自由决定工作的时间段。

从 Instacart 的官网来看,只要年满 21 岁以上,有新款的智慧手机、可以搬动 30-40 磅的重量,线上申请并经过背景调查后,参加简单的培训就可以成为一名採购员。

Instacart 的创办人、CEO Apoorva Mehta 认为,增加僱佣全职员工的选项,主要是为了改善用户体验。帮人购物并不如人们想像得那样容易:比如,大型食品超市 Whole Foods 超市有 3 万到 5 万件商品。一些兼职员工不一定能快速地找到用户想买的东西、及时到达目的地。

事实上,自今年二月开始,Instacart 就在波士顿地区试验性地僱佣员工。Apoorva Mehta 对 CNN 说:“数据显示这一改变提高了订单的品质,并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

无独有偶,提供上门收快递服务的 Shyp 也决定在今年夏天进入芝加哥时僱佣全职员工。此前在洛杉矶、迈阿密、纽约市、旧金山的“员工”会在 2016 年转为全职。

Shyp 将他们的取件员称为 Hero,在他们上门收货之后,货物会统一在仓库打包,然后交给 UPS 等快递公司承运。除了上门取件,Shyp 还能在仓库中高效率地包装商品:比如用雷射来量物品尺寸,甚至专门为苹果萤幕等商品製作可以一键列印的包装箱。

Shyp 的服务涉及到多个环节,但真正代表公司面对用户的,是“Hero”们,这也是为什幺 Shyp 决定使用全职员工的主要原因。Shyp 的共同创办人、CEO Kevin Gibbon 说:“收到的东西可能非常昂贵,比如画作。” 僱佣员工能够降低送货中的风险,而且 Shyp 仓库中的员工已经是全职了,因此这也不算太大的改变。

拒绝兼职的 Maple 和 Enjoy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同样是用手机 app 下单的上门服务,只有送餐业务的餐馆 Munchery and Maple、上门教你使用科技产品的 Enjoy 则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僱佣全职员工,优质的用户体验是它们最大的卖点。

今年四月开业的 Munchery and Maple 是曼哈顿一家没有店面的餐馆,只提供送餐服务。他们请来了明星大厨 David Chang 坐镇,为外送服务专门研製食谱:午餐 12 美元、晚餐 15 美元,各有三道菜可以选择,保证在 30 分钟内送达。专注于外送服务,不断在调整菜单。因为油炸食品在送上门的时候容易变软,他们放弃了这一选项。

Maple 的 CEO Caleb Merkl 称,他们要做一个“全栈式”餐馆,牢牢把控从菜品、外送服务到 app 每个环节的体验。为此,他们在布鲁克林造了一个 5000 平方英尺的厨房,在金融区有一个 30 人的团队,完成烹饪、装盘、送餐这几道工序。FastCompany 的报导称,Maple 最快能在一个小时内做出 500 份餐。

另一个例子是上线不久的电商平台 Enjoy。它的创办人正是苹果零售店和天才吧的设计者 Ron Johnson。他曾在 USA Today 的採访中说:“我们的产品是人。”

Enjoy 是一个科技精品电商,下单后 4 小时内能够收到商品,并有被称为“Enjoy expert” 的员工免费提供一小时之内的使用协助,包括下载 app,解答疑难问题、以及指导你使用一些进阶功能等等。

不仅如此,即使你并没有在 Enjoy 上购物,你也可以花 99 美元预订一位 expert 上门,帮助你解决使用科技产品时遇到的难题。

目前 Enjoy 在湾区和纽约市共有 80 位 Enjoy experts,他们都了解最新的科技产品,而且乐于助人。Enjoy 希望能在消费者和 expert 之间建立起信任:如果你喜欢某一位 expert 提供的服务,下次还可以预约同一位 expert。

和许多价廉物美的共享经济服务相比,Maple 和 Enjoy 都不便宜,却瞄準了那些注重生活品质和体验的消费者。

不愿当雇主的 Uber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除了

更好的用户体验外,僱佣全职员工的另一个理由是规避法律风险。由于平台约聘不享有社会保障和保险,Instacart 在今年三月遭到了诉讼,上门家政服务平台 Homejoy 也在旧金山遭到了两次劳动纠纷的起诉。

6 月 3 日,加州劳工委员会裁定,Uber 实际上是雇主,应为 Barbara Ann Berwick 去年做 Uber 司机的 8 週支付 4,152.2 美元。Uber 随后提起上诉,认为司机有权自由决定是否工作和工作时间,不应被认为是僱员,将共享经济的僱佣关係和合法性推上火线。

不过可以想像,儘管司机不太会认路、据单、刷单导致用户的抱怨不断增加,Uber 并不打算把司机收编为全职员工。

对 Uber 来说,规模化扩张是第一位的。在达到一定规模后,软体和服务的边际成本会不断趋近于零。能保证员工以最少的劳力挣到最多钱,用户能得到高性价比的服务,就能构成平台最大的吸引力。追求高品质服务的 Munchery and Maple 只能在一定区域内营运。Uber 们则可以通过不断扩张,进一步降低成本。

作为共享经济的鼻祖之一,Uber 已经成为全球化速度最快的公司之一,在全世界各地累计拥有超过 100 万名司机,估值超过 180 亿美元。按照美国税收的相关规定,雇主需要支付收入的 6.2% 用于社会保险,1.45% 用于老年医疗保障。以 Uber 扩张的速度,如果它被认定为雇主,光是在美国就将大大削弱它的获利模式。

共享经济并不是未来的全部,而按需分配也可以有许多形式,胜出的或许是利益或许是体验。Instacart 和 Shyp 这样的公司已经发现共享经济的道路并不是最好走的那一条; Enjoy 和 Maple 则认为小而精的专业服务才能带来良好的体验;而不愿当雇主的 Uber 和 Airbnb 的面前,也摆着兼职模式带来的重重障碍。

欢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共享经济很不济?为什幺这些共享服务公司开始使用全职员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