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相机展品 >2025年前不会有核电站 >

2025年前不会有核电站

2020-08-10


2025年前不会有核电站

大马核能机构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占嘉法指出,儘管已初步建议国内数个兴建核电站的地点,但随着联邦政府并未放行,当局迄今仍未开始任何核电站的可行性研究,大马不可能在2025年之前启用首个核电站。

「我们就连地点都没有,虽然已有可能适合的地点,但政府目前仍未询问我们相关的地点,而我们也并未取得许可,到相关地点进行考察。」

针对大马半岛有7个地点被鉴定为可能兴建核电站地点的说法,占嘉法不愿透露确实的地点。

不过,马来西亚反对核能联盟代表罗纳麦卡伊却揭露,有关7个地点分别位于吉打、霹雳、登嘉楼以及柔佛,其中5个位于靠海的地方,2个内陆地点则是靠近湖泊。

他强调,要鉴定一个地点是否适合兴建发电站,得耗时至少12个月,以在当地收集所需的数据,惟截至目前,当局都还没向联邦政府报告相关的地点,更是未向州政府提出进入相关地点的申请。

他今天在律师公会的「核电是不是大马的一项选择?」论坛上指出,我国政府在第10大马计划以及经济转型计划中,决定开发核电站,以在2021年让国内首个核电站投入运作。

「从研究、兴建到启用一个核电站,需要11至12年的时间,不过,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展开任何可行性研究,要在2021年落实的可能性已不存在,反之,2025年之前,我国都不可能有核电站投入运作。」

针对公共谘询的争议,占嘉法声称,该机构目前是在谘询技术相关的意见,并保证将依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规定,举行公共谘询。

占嘉法的回答引起论坛出席者的非议,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在考虑是否使用核能发电前,就应该先谘询大马子民,而不是在决定要兴建后,才来举行公共谘询。

他也说,在欧美以及亚洲使用核能的国家,并非所有人都支持核能发电,福岛事件发生后,日本民间反对核能发电的声音更是高过60%,但日本政府以及核电站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及居民,却允许恢复国内核电站的运作。

需要先聆听民意

不过,询及大马政府须获得多少大马人的支持,才会决定是否兴建核电站时,他却表示不知道。

另一方面,律师公会环境及气候变迁委员会成员邱家耀认为,若真的要符合国际标准,大马政府就应该停止一切与核电站相关的研究及动作,将公共谘询列为首要任务,先聆听民众意见。

他指出,有关环境保护的国际公约《斯德哥尔摩公约》,是为了履行《里约宣言》所阐明的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免受持久性有机污染危害。

该委员会主席郑永健强调,保护人类健康及环境免受污染,是个人的基本自由,然而,我国的环境保护相关法律却有待改善。

他形容,我国的一些法令,如《官方机密法令》、《诽谤法令》以及《煽动法令》,成为民众保护环境及个人健康时所面对的障碍。

也是论坛主讲人之一的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则以分享本身的经历,指能源部曾在2005至2006年期间,针对国内水供服务私营 化,谘询非政府组织或法律专家,儘管双方在开会后,部长表示接纳他们的意见,但最终提呈国会的法案,却完全忽视非政府组织的意见。

「再生能源是未来唯一选择」

马来西亚反对核能联盟代表罗纳麦卡伊认为,核能发电不便宜、不乾净更是不安全,绝对不是大马未来的能源选择之一,反之,再生能源是未来唯一的选择。

他强调,核能发电不仅隐藏核辐射外泄或遭恐怖袭击的危机,最大的问题是核能发电所残留下来的废料,可能对我国留下千年都无法磨灭的负面痕迹。

麦卡伊指出,核能发电站在发电时所产生的钸-239元素,半衰期长达2万4000年之久。

「核能发电最大的问题是核辐射废料要怎样处理?许多拥有核电站的国家到现在都对此束手无策,难道这是我们要留给下一代的遗产?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他今天在律师公会的「核电是不是大马的一项选择?」论坛上指出,位于日本东北部的福岛第一核电厂因311大海啸而发生核辐射事件,对使用核电站的国家而言,犹如敲响了警钟,令各国开始检讨核电站的使用。

麦卡伊举例,根据德国的研究,发电居住在核电站方圆五公里内,5岁以下小孩罹患血癌的机率,比全国其他地方高出两倍。

他继指,这项数据获得德国政府所正视,启动能源转向计划,以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发电以及化石燃料发电。

他强调,大马政府应该探讨投资在再生能源的可能性,而不是仓促决定要兴建核电站。

他也说,核能发电很便宜之说,只不过是一个传说,因为核电站的真正经济成本难以计算,尤其是核电站废料处理的成本,年复一年地在上涨。

「全球核能工业正在衰退,目前,只有31个国家正在使用388个核电站,2002年则有438个核电站,一些核电站计划已无限期展延或取消,核能在2013年佔全球能量生产10.8%,比1996年的17.6%来得低。」

麦卡伊指出,根据法国审计法院,2010至2013年间,核电成本上涨21%,其中,德国、瑞典以及美国,因核电站入不敷出,而决定关闭国内的一些核电站。

极低核辐射也会影响健康

日本核能公民资讯中心代表松久保肇指出,福岛第一核电厂因311大海啸而发生核辐射泄漏事故,迄今将近4年,受到核辐射影响的居民,依然受到健康问题、食物污染以及接受重新安置等困扰。

他说,儘管日本政府以及医生极力否认福岛核辐射导致当地居民患癌率上升,然而,事发后,受影响的29万8362名居民当中,有109人患上甲状腺癌,比全国的每年100万人中,就有2至3人患甲状腺癌的机率高出40倍。

松久保指出,根基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经验,就算是极低水平的核辐射,也会提高人类的健康风险。

他说,日本政府正积极风险沟通工作,希望以「我们生活在充满风险的世界,辐射是其中一种,这是可以被接受的风险」来说服民众,以将之前疏散出福岛的居民,重新安顿在低于核辐射20毫西弗的地区。

他也说,福岛事故后,当局积极进行除染工作,但这是一项棘手的问题,因为必须将相关的核污染物质移至其他地区,但要寻找废料储存地方绝非易事。

他表示,灾区的食物受到核污染,也是最大的挑战,因福岛是以农耕以及捕鱼业为主的地方,导致农作物以及渔穫遭受核污染。

松久保今天在大马律师公会的论坛上指出,儘管福岛白米的核辐射有逐年降低的趋势,但其他农作物的核辐射还是很高。

他说,儘管渔获的核辐射也逐步降低,但渔夫却只能捕捉非常少的鱼类,导致高达70%的渔获必须归还到大海。

他指出,福岛县内的双叶以及相马地区,在2010年的渔获达1万8533公吨,但在2014年却只有393公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