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课堂家居 >【世界公民】日本一缩再缩,最后一招换钞有没有用? >

【世界公民】日本一缩再缩,最后一招换钞有没有用?

2020-06-12

【世界公民】日本一缩再缩,最后一招换钞有没有用?

随着日本明仁天皇退位,皇太子德仁于 5 月 1 日接任,日本国号也从「平成」 改为令和 ,象徵一个旧世代的结束以及另一个新世代的开始。对比日本天皇的世代交替,我们也想藉此机会,回顾战后日本经济所面临的兴衰与挑战。

「日本第一」扬名世界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总共经历三任天皇,从日本裕仁天皇、明仁天皇到新上任的德仁天皇,而日本经济也历经了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经济奇蹟式复甦、经济的泡沫化与破灭、经济失落年代、安倍的经济改革等不同阶段。在国际间日本也从战败国的地位一跃翻身至 80 年代的经济荣景,当时全球都视日本经验为典範,「日本第一」的称号也扬名全世界。且日本经济规模一度高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之后,虽然在 2010 年被中国大陆超越,但目前仍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也是「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 的主导性国家之一。

日本裕仁天皇时代发动二次世界大战,成为轴心国之一,战败之后,裕仁天皇仍然在位,成为日本迄今在位最久和最长寿的天皇,他从 1926 年 12 月 25 日就任至 1989 年 1 月 7 日卸任为止,所谓的「昭和」时代长达 62 年之久。日本经济能够在战后快速复甦,除了美国的经济援助之外,另外有些重要经济政策也功不可没,例如 1956 年的「电力五年计画」;1958 年引导企业生产汽车、电视等家电与钢鐡,引领经济成长迈向高峰;1960 年代的「国民所得倍增计画」,原本计画 10 年将日本 GDP 增加到 26 兆日圆,但实际上只花了 6 年就达标。

1970 年代发生二次石油危机,日本战后以来的高经济成长也宣告终结,但日本仍维持巨额贸易出超,并且在 1978 年超越苏联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日本经济在 1980 年代遇到一个重大转折点,主要是 1985 年的广场协议,导致日圆兑美元汇率大幅升值,并造成日本经济泡沫化,土地、股票价格大涨,日经股价指数在 1989 年 12 月 29 日创下 38,957.44 点的历史纪录,但之后泡沫破灭,股价及房价重挫,物价也呈现通缩局面,日本经济陷入所谓的失落年代。

「经济泡沫」日本陷入危机

平成时代起于 1989 年 1 月 7 日,终于 2019 年 5 月 1 日,在这 30 年间日本经济由盛转衰,主要是因为资产价格大幅缩水,但负债情况更加严重,因此,主要的经济政策大多聚焦于改善资产负债情况,比较有名的经济政策包括在 1989 年引入 3% 的消费税,之后并在 1997 年、2014 年分别增至 5% 及 8%,预定 2019 年 10 月 1 日将再增至 10%。当初消费税的设计是要压抑泡沫,并增加政府财政收入,但实施的结果引发民众不满,1997 年又正好遇到亚洲金融风暴,更加速日本经济陷入萧条。

其次要谈到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在 1990 年代初期,日本央行重贴现率仍有 6% 的水準,但为了刺激低迷的景气,之后不断降息,并在 1999 年 2  月将*无担保隔夜拆款率目标由 0.25% 降至 0%,是先进国家当中第一个实施零利率的国家,当时日本央行声称在通缩解除前,零利率政策将持续下去。日本经济并未因此好转,且利率已降至零,因此 2001 年 3 月日本央行再进一步加码实施量化宽鬆政策,亦即货币政策不再以利率为目标,而改以货币发行「量」为目标,这样的作法一直到 2006 年 3 月才终止。

金融小知识

*无担保隔夜拆款率:由于银行间资金的短缺或多余,而产生的短期拆借行为,就是资金多余者拆借资金给短缺者,短缺者则拆入资金,拆借时所付的利息就叫拆息,这种同业拆借一般有自己的期限。隔夜拆借是最短的期限,有流动性强,利率就低;流动性差,利率就高的特点。

【世界公民】日本一缩再缩,最后一招换钞有没有用?
日本令和新钞。
「令和新钞」能不能拯救日本?

2009 年的美国次贷风暴及全球金融危机让日本央行在 2010 年 5 月再度祭出零利率政策,同时扩大量化宽鬆政策规模至 5 兆日圆,2012 年安倍再度担任首相,提出振兴经济三道政策,分别为宽鬆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经济结构转型与成长策略,俗称安倍经济学 。虽然安倍经济学的成效见人见智,但安倍却成为日本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

基本上安倍想解决的日本经济问题包括日本在全球出口市场的市占率下滑,人口老化、家户支出萎缩与内需不振问题,日本薪资水準下滑,整体债务高攀以及过去改革一直未见成效,而这也成为平成时代的日本经济特色。

如今「平成」已过,「令和」时代来临,根据媒体报导,「令和」出自日本古籍「万叶集」,蕴含「人们美丽的心靠近在一起,孕育出文化」的意思。日本央行也顺势改版钞票,更改日币 1 万圆、5 千圆及 1 千圆面额上的肖像,例如 1 万日圆将从福泽谕吉改为有「日本资本主义之父」之称的涩泽荣一;5 千日圆从樋口一叶改成对日本女子教育贡献卓着的津田梅子;1 千日圆则从野口英世变更为有「日本近代医学之父」之名的北里柴三郎。但面临科技的演进与国际政经情势的变化,日本经济政策能否在更换钞票的同时能有一番大作为,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