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课堂家居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上) >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上)

2020-06-18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上)

早在十年前,谁能想到如今我们每个人手机上一个个小巧的应用程式会成为新经济增长的引擎?「共享经济」的迅速走红,开始撕扯传统的经济形态。公司与工作者之间的关係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以 Uber 为例,该公司一直将司机定位于兼职者的角色,从而规避掉为全职工作者提供的种种福利津贴成本,而美国劳工组织正在据理力争,为新经济下的工作者谋得更大的劳动保障。

当不少人都在为「共享经济」的伟大而欢呼雀跃的时候,却忽略了其背后的阴影:事实上,成千上万所谓的「兼职者」只能选择多劳多得这一条路,没有福利津贴,没有医保政策,更无所谓升迁管道。而在美国,围绕着「共享经济」下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战争已经开打,更重要的是,一些新创公司正在选择与 Uber 完全相反的理念,给员工提供与向传统公司看齐的待遇和保障。

这篇文章应该给国内的「共享经济」科技公司以及政策制定者一些启示……

曼哈顿市中心,正值公司白领成群结队地出来吃午饭的时间, Afonso Oliveira 大步地穿过人群。他的背上背着 45 磅重,价值 350 美金的工具背包。这个背包中囊括了一切修理工所需要的家伙,小到在数位广告公司中锁紧一根渗水的水龙头,修理某个社群网路办公室里的一排插座。

他步伐紧凑,简直要一路小跑起来,因为 Afonso 在闲暇之余会跑马拉松,所以在一天的辗转奔波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幺难事。但是一天两天还可以接受,时间长了就连他也受不了。「这份工作中免不了要来回奔走。有时候我会走的非常快,因为时间的确非常紧张。」他这幺感慨道。

他脚上穿的并不是一般修理工所配备的工作靴,而是 Salomon Speed

cross 的跑步鞋。也正是这样一双鞋子,标誌着他的身份跟一般的维修人员真的有点不一样。

O2O 办公室清洁维修科技公司 Managed by Q

Oliveira 目前为 Managed by Q 这家 O2O 公司服务。各大公司跟 Managed by Q 签署服务协议,在需要维修人员出现的任何时候,就到了 Oliveira 出马的时候了。工作内容简直无所不包,有可能是修理管道、安装显示器,布置站立式办公桌。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上)
在跟 Managed by Q 签约的这些公司的工作区,会专门有一个特别设置的 iPad,需要服务的时候,员工都在上面点击几下,然后 Oliveira 一个人,或者再带上他的几个同事就会準时出现,其效率、服务的性质本身跟送餐服务,叫车服务没有什幺区别。

Oliveria 此时要去的地方是一家数位行销的初创公司。这个维修人员小心翼翼的经过某些经理一样的人物,然后查看 iPad 上的内容,最终发现是一扇玻璃门朝着错误的方向开着,卡在那儿动不了了。「门栓卡死了。」他立刻发现了问题所在,然后他剪下一块地毯,将一个塞子卡在了门框最上方,玻璃门瞬间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公司旁观的员工忍不住讚歎:「这太神奇了!」而在此时, Oliveira 已经在去电梯的路上了,他马不停蹄地前往下一个维修地点,在这个办公楼里他所花的时间不到 10 分钟。

Managed by Q ,这家按需即时响应的维修清洁新创公司于 2014 年的 4 月创建,其公司的产品性质决定了它成为人们眼中的「办公室维修清洁领域的 Uber」,尤其是在对外寻求融资的时候它也是这幺自我定位的。其实,除了这个称呼以外,它还有一个更加高大上的称呼,也是联合创始人 Dan Teran 的所爱:「一个为空间而设的服务系统」。

Q 本身这个字眼,就意味它默默无闻的站在幕后,在任何需要它的时候它会立刻现身提供帮助,就像是 007 电影中武器发明专家 Q 先生一样。 Managed by Q 也是一样。只要是一个办公室负责人无法应付的突发状况,都在它的服务内容中。有可能是需要一名水管工人,有可能是需要给公司的餐具室再订购一些餐巾。

而此时还没有说到 Managed by Q 这家公司真正特殊的地方。从本质上来说,它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 O2O 公司而已,但是它与 Uber 等大公司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能够给清洁工、修理工提供一份稳定的收入,一系列正规公司所能给予的福利津贴,甚至还有一系列职位提升的机会。

一般的 O2O 公司,它们只是跟某些独立的劳务承包商签署合作协议,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某些临时工而已,而 Managed by Q 却拥有超过 400 名,作为 W-2 僱员存在的正式工!而如今, Uber 超过 16 万的美国司机仍然没有归类到 W-2 这个类别

当中。

W-2 员工身份对新经济模式下的劳动者紧闭大门

根据 Intuit 的预测,到 2020 年,按时薪结算工资的劳动力将佔据美国整体劳动力的 40% ,而在 2010 年这个数位还仅仅停留在 25% 。根据 Edelman 的数据,在 2015 年美国整体劳动力当中由 34% 的人都至少从事过某些自由职业。而这样的数字背后是存在某些危机的……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 Uber 被判诉讼失败,法院判决 Uber 错误地将许多司机当做独立的承包商来处理,而不是全职员工。而 Uber 也对此判决表示不满,正在提请上诉。其他的一些即时需求响应公司,比如 Lyft 以及零食快递新创公司 Instacart 都遭遇了相类似的诉讼官司,甚至于一些已经存在了很多年的老牌公司 FedEx 以及 Yelp 也未能倖免。

在今年 7 月,即时需求响应的清洁公司 Homejoy 因为不堪与劳资纠纷诉讼而宣布关门。到底 O2O 科技公司下的劳动力是属于什幺性质?这个问题甚至已经成为了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话题之一。

这场法律上的纷争其实围绕的是一个非常细微,但是意义却非常重大的区别。

按照美国法律,一个签署了 1099 劳动协议的劳动力,在提供服务的时候是有权利在雇主那里享受到工作的稳定以及某些福利的。但是情况却朝着另外的方向发展: 1099 劳动者往往需要自己的缴纳税收,自己安排工作计划,靠自己在工作过程中进行自学,甚至劳动工具也是自备。这就让僱佣 1099 工作者的成本大大低于僱佣 W-2 工作者的成本。

波士顿律师 Shannon Liss-Riordan 有着自己的看法:「这个案子最重要的关键点就是对工人的控制权到底落在谁的身上。」也正是因为他,在上述针对 Uber 的那场诉讼案中,成功在「按需即时响应经济」中争取到劳动者 W-2 身份。

美国国家税务局认为,如果你所提供的服务是完全被雇主所控制的,那幺你就不符合「独立承包商」这个角色。而正是这一点,让这些 O2O 公司躲避不了责任,无法将劳动者视为「独立承包商」。毕竟,作为 O2O 的平台,你必须承诺给予消费者高品质的服务,而且不能违反法律,从这两点上来说,劳动者的工作确实是完全被这些科技公司牢牢控制着……

某些「按需即时响应」的科技公司都意识到了法律界某种的风向越来越不利于他们,,在今年前半年非常积极地将自己合约下的工作者转变成了 W-2 性质。而 Managed by Q 这家新创公司做的更加彻底,从一开始就视劳动者为 W-2 身份。

Managed by Q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Teran 接受採访时表示:「我们真的希望能够对表现优异的员工给予回报,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培育人,发展人的公司。」这样的想法看起来似乎真的带来了某些回报。在 2015 年, Q 在 A 系列融资中获得了 1500 万美元的融资,领投人是 RRE Ventures 。

公司业务已经扩展到了芝加哥和旧金山,在曼哈顿也已经获得了超过 300 位客户,服务的办公室面积总计 250 万平方英尺。每个客户至少在一个星期会付费购买 4 个小时的清洁时间。该公司最近从 Buffalo Wild Wings 以及 LivingSocial 挖来资深经理人,而在旧金山新上任的公司总经理就是从 Uber 刚刚跳槽过来的。

Managed by Q 最大的成绩并不是上面这些数字,而是成就了数以百计的维修人员和清洁工。相比较而言, Uber 经常夸下海口,说自己提供了无数的司机岗位,而且承诺在 2015 年跨欧盟合作计划中会带来 5 万名新的司机。其实,这些数字在短期内确实能够实现,但 Managed by Q 相比较而言,它也在提供了某种相对宽鬆的工作的弹性,但同时给工作者的工作保障则提升到了新的水準之上。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