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课堂家居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 >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

2020-06-18

文陈峻毅 / 图彭郁儒

当多数台湾人还不知道「达卡」的年代,这位拉力赛界的超级硬汉,已然有计画地投身达卡拉力赛事。至今九度拿下亚洲拉力赛分组冠军的陈和皇,将于再度远征南美洲,并在阿他加马沙漠的沙尘中迎接他的五十岁生日。付出他人难以理解的物质与精神代价,这次的陈和皇是豁出去了!让我们一起为这位斗士祈求凯旋。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硕大的橘色巨兽,出现在12月拥挤的台北街头,与四周杂乱的交通号誌显得格格不入,就如同出现在城市人潮中的陈和皇一般......这个人,与这部车,似乎更自在于没有柏油路的文明边陲。

冬季寒冷的台北街头,充满了悠闲等待耶诞节和新年的取暖气氛。然而,来自中部、和笔者相约碰面的这位朴实大叔,却是将在一年中最和平的时刻,前往南美洲参加一场穿梭高山与沙漠的遥远征战。这就是达卡,每年一度在初春时节的南美洲,有来自世界各地将近500部车辆在4个组别、一万公里赛程中竞争,完赛率却往往只有五成。他就是陈和皇,早年从越野摩托车赛事起家,后转战4×4领域,1995年开始投入亚洲拉力赛,在获得多次优异战绩后于2003年开始进军达卡拉力赛(Dakar Rally),从此,他与达卡结下纠葛不解之缘。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每年有来自世界六十几个国家、约500部车辆来到考验人类与机器极限的异域,展开长达一万公里的挑战,其中卡车组别是难度最高的比赛。

现在不做,就再没机会做了

与其说是专访,此次见面倒有点像是在闲谈中聊表对陈大哥远征的祝福。事实上,笔者对于陈和皇此次突然宣布参赛2015年达卡,是颇感意外的。犹记得13年访问陈大哥时,他只淡然说道:「一定还会再比下去的,这次的目标是完成比赛。」但为何会这幺快决定成军参赛?对于我的第一个疑问,他感触良多地表示,自己已不年轻,而今年两位至亲和一位好友相继辞世所带来的冲击,更令他感到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可能再没机会做了。「谁知阎王或上帝哪天要找我吃饭?」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原先计画在1999年即投身达卡的陈和皇,由于遇上921震灾,只得将计画延后,直到2003年才以媒体考察观摩的方式进行半正式参赛。

就笔者对陈和皇的了解,这位男人是个不爱张扬的行动者,对于自己曾许下的承诺,即使其他人早已不以为意,他还是会默默坚持做到。达卡,便是许多年前对自己许的承诺。在2011年以「台湾妈祖号」参赛至第11天才饮恨退赛的陈和皇,认为卡车是达卡所有组别中最难的。事实上,他早在1991年便有意参赛达卡摩托车组,但后来认知到亚洲车手在先天体格上的不利,因此才转战卡车组别。既然参赛,就要争取站上颁奖台的机会,陈和皇认为达卡所需要的综合条件,其实是对台湾车手而言,最有机会展现实力的国际赛事,同时也是最能让台湾在全世界提升能见度的体育舞台。以台湾妈祖之名参赛,这位硬汉的坚持,其实包含了对台湾的一份宏愿,和身为台湾人的一身傲骨。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 

男子汉的决心试炼

之所以说此次的参赛是陈和皇的终极挑战,是因为看出了他的孤注一掷。相信许多朋友都知道陈和皇是一位爱车如命的男人,也知道他与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陈大哥告诉我,此次参赛背负的最大压力,来自于太太不愿他这幺大年纪、花了这幺多金钱、心力,却是为了去吃苦、搏命。「为了测试我的决心,她半开玩笑地开出一个简单条件:把我最爱的十部车卖掉。」一边说着,陈和皇回想起年轻时第一部买的车就是笔者现在保有的「庞帝克火鸟」(Pontiac Firebird III),而且是新车。当年他一个月薪水不过两万多块,却每个月拿出一万八在养车,这样的生活他也愿意,就可知其爱车之癡狂。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陈和皇在2011年参赛至第11天才饮恨退赛。由于发车组别顺序,卡车走的路面往往最恶劣。「胎压十分重要,得随着地形不断改变。」他曾因轮胎陷进沙坑而花了24小时救车。

如今,为了用行动说服太太相信自己的决心,也为了筹措参赛经费,这样的爱车人必须忍痛将自己的十部爱车转手他人,如此的心如刀割对他来说比嫁女儿还不捨。从陈和皇沉重的自嘲中,笔者一方面感慨台湾官方对体坛先锋一贯的漠视态度、以及大型企业厂商对此类赛事赞助的短视,但另一方面也折服于陈和皇「豁出去」的勇气与决心。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陈和皇为挑战达卡而转让十部爱车,其无奈心情宛如《水浒传》之杨志卖刀一般。其中,曾在经典车单元现身的De Tomaso Pantera对于有幸试驾的笔者而言更是不捨。

追逐沙尘中的荣耀

说达卡是无可救药的瘾症,对许多「达卡人」而言,此话是绝对肯定的。但对于陈和皇而言,达卡除了是一种狂热,还是一份与支持他的同胞之间沉默的承诺。相对于国内民众对达卡赛事的无感冷淡,海外侨胞的热情声援,每每让远征参赛的陈和皇万分感动,这也是不断支持他继续走下去的一股强大力量。事实上,曾经在台湾官方、厂商漠视的遗弃态度下,无奈于2006年代表中国江铃车队参赛的陈和皇,最希望的仍是代表台湾征服达卡。此次,他决定靠自己放手一搏,而对于国内希望透过募款或跟随远征来支持他的朋友,陈合皇在脸书公开表示:「除了祝福,请别再让小弟揹着沉重的人情包袱。」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 

求胜:赌注与战略

早在一个月前达卡官方公布本届路线图时,笔者便察觉此次的赛程艰险破表。光是两度进出安地斯山脉,就足以让人、车吃不消,更遑论两度经过智利北部Iquique极为陡峭、连接到海岸线的大斜坡段。「在那里,车辆下坡的角度和速度一不对,后果可能就是翻车。」对南美地形印象深刻的陈和皇,每每提及那些视野极差、满布流沙、随时可能栽车买单的沙丘,以及靠路书都找不到的检查点,便眉飞色舞起来。「毒蝎很危险,但真正致命的是响尾蛇。」如此一天只能睡三、四小时、充满危险的记忆,看来对他而言却是生命的兴奋剂。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侨胞及海外朋友的热烈支持,每每让陈和皇感动万分,这也是激励他不断在达卡之路前进的力量。

此次第五度挑战达卡,将行经阿根廷、智利与玻利维亚三国,陈和皇决定採取不同的策略。为了在比赛过程中更便于与法籍官方人员沟通,同时兼顾车手与技师的沟通方便及专业性,他分别聘用了荷兰人和法国人组成快速维修队和赛道保障队。同时,除正驾驶陈和皇担任队长外,另外副驾驶和领航员也皆为法国籍,分别是拥有25年达卡驾驶及维修经验的Benbekhti Ahmed,以及12年越野赛经验的Benbekhti Samir。在精良的团队之外,车辆也将直接使用国外参赛车,在整备妥善后直接运至布宜诺斯艾利斯。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侨胞及海外朋友的热烈支持,每每让陈和皇感动万分,这也是激励他不断在达卡之路前进的力量。

接触女神

那幺,「台湾妈祖号」呢?这部曾与陈和皇数度征战北非与南美沙漠、深具纪念价值的达卡战驹,很遗憾地将不会出征,而且它将随着其他九位姐妹,一起出嫁到新人家去。「这部2004 Unimog U500是我最捨不得转手他人的宝贝,但真正识得它的价值的人却是难寻。」的确,这部在全球许多国家皆列为军武级的巨兽,想要以民用车辆身份取得牌照,可是难如登天之事。陈和皇的战驹,光是领牌就花了四年时间,再加上改装成达卡赛车的诸多套件、工程,其花费难以想像。在笔者请求下,陈和皇破例让我们登上「台湾妈祖号」并稍微进行试驾。攀爬进狭窄的车舱内,看到的是塞满用以纪录、控制车辆各项数据的仪器。而且,我发现四点式安全带已然调至紧到几乎将身体綑绑在座椅上的地步,由于达卡路况颠簸异常,如果没有这幺做,光是车身的摇晃便足以让你多处骨折!原本近300hp的动力,经过改装后来到500hp的境界,而扭力更是惊人,据说足可拖动一部火车头。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一讲起达卡的艰险,以及当年在比赛中发生事故差点丢掉性命的惊险经历,陈和皇整个人却兴奋生动了起来。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台湾妈祖号」经过改装后来到500hp的境界,其扭力足可拖动一部火车头,以时速50km/h前进时,将档位挂在6档仍相当平顺。

此车聪明的电脑将起步档位设在3档,由于不熟悉车况,笔者仅略试其令人畏惧的扭力,以时速50km/h前进时,将档位挂在6、7档是较平顺的正常操作,若是一般车辆恐怕早已气喘吁吁。我小心翼翼地试着迴转,发现此车相较于一般大型车的迴转半径,算是颇为灵活的,在一般道路上行驶并无太大困扰。事实上,陈大哥表示他平常几乎多是以引擎煞车在减速,很少需要用到那极犀利的煞车。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陈大哥简单地为我们讲解这部达卡战驹的各部份特化设计,之后换到副驾驶的位置时打趣地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坐这个位置呢!」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四轮独立胎压侦测装置,若有其中一轮漏气,便会影响离合器的操作。

挥别,启程

走在市区道路上,从驾驶舱的视野感受到这部强大神兽睥睨众生的高傲,却觉得这位驾驶者在风尘僕僕的赛场以外,是十分孤独的......陈大哥告诉我,在国外许多专业越野玩家是想方设法要弄到一部合法领牌的Unimog却不可得。我相信此车的绝对珍稀与车主的自豪,却更感到不捨于这对奋斗的伙伴就要分开。突然,回想到已故的王岳山先生,心中却涌现另一种不同的感伤。很多知道陈大哥为达卡筹措旅费的人,或许觉得他需要台湾社会的帮助。然而,笔者觉得他所做的并不是一种需求,而是在给予──他一直以来,给了我们太多的启发,将来也是继续如此,不是吗?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此车可依照路况及拖曳需求转换扭力模式,其按钮位于警示灯按钮右方,兔子模式是在驰骋时使用,而驴子模式则可拖曳或积载重物。

再斗达卡 硬汉陈和皇的终极挑战由于不熟悉车况,仅略试其令人畏惧的扭力,陈和皇表示平常几乎多是以引擎煞车进行减速,足见其扭力之强。

相关推荐